容器

沒有辦法順利表達自己的想法是件非常困擾的事,就像眼前有一股時而湍急時而平靜、型態不斷變化的水,我沒有好的容器去取水,不論這水取起來之後要做為何用。潛意識被人形容得像流水,但好像不只是潛意識,我隨時都是這樣子,於是對於「自溺」二字有了新見解:

繼續閱讀 “容器"

身體時間——蔡明亮《無無眠》大展

《秋日》最耐人尋味的,是那些黑底白字幕,抽離了電影最重要元素:畫面。沒有畫面,聲音是野上照代說著日語,字幕成了觀眾與電影連結的唯一。一個鏡頭接著一個鏡頭,大多數的電影影像似乎是停不下來的,觀眾也已經習以為常,看電影就是乖乖坐著,打開眼睛,影像就會源源不絕地餵給你。在觀看《秋日》的每一個當下,我都在期待或許下一個句子就會出現畫面,讓腦子裡想像著聲音的主人和她的樣貌疊合。終於看見野上照代的臉部特寫,她和小康並坐在樹下,等待,車過了,車還會再來嗎?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恐怕也只能用身體去想像。

繼續閱讀 “身體時間——蔡明亮《無無眠》大展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