笑話一則

在小鎮的路上,有一條總是塞著往夜市車潮的路。

她每天都踩著那台他們僅有的淑女車,咿呀到工地接他,有時在小鎮腐敗的都更地,偶爾需要騎得遠一些,到近郊正要蓋給天龍人住的假農舍,無論什麼樣的日子,他都堅信她會準時來等他下工,他窮,她傻,就旁人看來是一則各取所需的笑話,無妨。

在小鎮的路上,有一條總是塞著往夜市車潮的路。還未脫下工地的安全帽,他從後座伸出黝黑雙手,環向她的胸部,一下、兩下,樂此不疲,「啊呀你不要弄啦!」她咯咯叫著,仍然雙手穩住淑女車的龍頭,微妙地駛在車陣裡,他們一道回家。

車陣裡的人都看著,包括我,隔著車窗笑他野蠻笑她癡呆,目送他們穿過烏煙瘴氣的昏黃,笑著玻璃上映著的那張臉,究竟,有誰不是笑話一則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