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,這卷黑白的

Delta400_31

按完一整卷才發現是黑白底片!

無法馬上看到影像的感覺真的很妙,我總先預設結果是好的,抱著期待的心去拍,拍完會迫不及待想看,但是不行啊,一定得要熬上一段固定時間,但是這些限制讓人在看到終於浮現的影像時更加欣喜,若發現拍壞了也比較能釋懷,有種「我努力過了」的安慰,然後內心像是充飽了氣一樣,再裝上新一卷底片。

兩河流域的古人就過著星期制的生活;羅馬人曾一度將一週改為八天,但後來又回歸到七天;而在引進西方計時觀念前的台灣農業社會以十天為旬,搭配朔望作息。最近對星期制感到厭煩不已,有時覺得它拖得太長,有完沒完,有時候則感到措手不及,像一條活魚嘩啦從手裡溜掉。如果三天當一星期來過呢?這樣的節奏會不會讓我變得更積極一點?

「攝影不是數位或底片的問題,是腦袋的問題。」老師在目前為止的攝影課上至少說了兩次,如果使用的工具不影響創作時的心境和最後出來的成果,那麼這句話當然成立,不過至少就年輕人而言,大部分人是從數位開始,然後才接觸底片的,因此我們總會在這一點上猶疑,畢竟底片更帶有儀式特質,而當這些特質(或者說限制也好)改變了我們原本持數位相機時的拍攝習慣或心態,我覺得就不能忽視這之間的差異。

對我自己而言,數位和底片的時間感不同,前者是無限延伸的、沒有盡頭的,後者是斷裂的、有底的。然而更進一步地想,這種外在形式除了影響了我的心態之外,有沒有直接反映在影像之中呢?這點我就不敢確定了。就算三天當一星期來過,我可能還是會煩惱著類似的問題。形式的作用範圍真是耐人尋味。

Delta400_29

「總之痛苦的時候就裝死。不想拍照時,就在水面下一直嘟囔、裝死。就像阿米巴變形蟲一樣。然後某天眼前又會開始轉晴,又開始出現拍照的心情。像這樣子匍匐前進,有時候又會突然開始拍攝,只要自己一開始動,自然而然周遭的人也會開始動作。但是因為別人無法擺佈我,要是自己不想動的話,就幾乎處於出局狀態,我也不敢說之後不會有同樣的情形。」—森山大道《晝的學校 夜的學校》

這陣子好幾次想寫點東西,不過都做罷了,估計是還沒有辦法承受更多審視的眼光,那麼就只好從貼近自已一點的開始,然後再多拍一點照吧。

Advertisements

1 thought on “啊,這卷黑白的”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