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dilong去佗位?

完全想不起來一開始在哪裡聽到李英宏,但現在只要每次騎基隆路,悶在安全帽裡的腦子都會自動撥放。

騎進市民大道像是進入災區
節奏太緊急像死亡要逼近
基隆路是一條 不能靠近的禁地
我不需要成為其中阻塞的血液

演唱會那天他把整張專輯的歌都唱過,包括跟國蛋合作的〈古錐仔〉、蛋堡獻聲的〈什麼時候她〉,兩位顏社的兄弟當晚也都出現了。

就是沒唱〈台北直直撞〉。

歌迷當然不是笨蛋,「安可、安可」、「didilong、didilong」、「英宏出來!」全部喊過一遍,再不唱,站在我前面那個整場高潮不停的妹子大概會崩潰。

我叫英宏 aka Didilong
住台北這麼久了
我有一些話想對台北說
所以 為各位帶來這首

〈台北直直撞〉在專輯裡是第一首,它像幫浦,是動力的源頭,開啟整張專輯的敘事,宣示著一切都在城市上演,城市裡頭滿是流動的身體和慾望,有時以不得已的、無奈的方式活著,例如〈打與罵〉、〈一隻狗仔〉,尤其後者寫狗迷路如寫人迷失;更多時候,堆積在身體裡的能量比台北市的塞車還難耐,〈羞羞男〉、〈讓子彈飛〉都直白地唱出了男性與自己身體相處的經驗,害羞很自然,感覺來了就發洩,如此簡單。

〈台北直直撞〉在演場會卻非常頑皮地變成最後一首,成功收尾在氣氛最高潮,不過作用更像是把觀眾當成流動體,加壓、加壓、加壓然後打出去,繼續成為「禮拜五晚上趕路的朋友」。

各個年代都有以台北為題的歌,羅大佑〈鹿港小鎮〉寫80年代到台北打拼的遊子,滿是夢想破滅的辛酸;1990年發行的〈向前走〉,MV裡林強和dancer們在剛落成的台北車站大廳唱跳,「卡早聽人唱台北不是我的家/但是我一點攏無感覺」,離鄉背井的青年似乎已經習慣了城市的空氣;在伍佰2000年的〈台北孤兒〉裡,少年人則想逃離城市,理想之地已不在此處。

反映人移動到異鄉討生活的歌曲非常多,人無法逃離城市,於是在城市尋找可能,城市文學、美學就產生了。相較之下,李英宏的〈台北直直撞〉則是寫「故鄉」台北,不見前人唱出打拼的苦情或被都市迷煞的眼花撩亂,而是以一種在地人的語調,細數著、抱怨著這座城市總是塞車、房價太高,他的姿態從容如一名漫遊者。MV的結尾也相當值得玩味,在深夜的馬路上享受無形的尖叫聲,最後平靜地從檳榔攤前晃過。繼續漫遊。

唯一讓我稍感困惑的是《台北直直撞》試圖製造的復古氛圍,雖然部分歌曲靈感來自他成長時的經驗,不過另一部份的歌卻沒有那麼直接的連結,如果不以懷舊的方式處理,李英宏的台北聽起來會是什麼感覺呢?

在多篇媒體訪談中他都提到這張專輯總結了他的一個人生階段,30歲前的時光加上30歲時的累積。故鄉與城市一直都是被書寫的經典主題,期待DJ Didilong下回要帶我們直直撞去佗位。

《台北直直撞》(2016),顏社發行
李英宏台北直直撞 演唱會,2016/9/30,ATT SHOW BOX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你正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留言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你正使用 Google+ 帳號留言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