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有聽到戰爭的聲音嗎

明明有非常多事值得紀錄和反芻,可是偏偏到了一天快要結束的時候,貧弱的意識守不住,淨是想起一堆爛東西,然後在糾結之間睡去。

後現代(post-modernity)的出現是為了反省現代(modernity),算是與過去的歷史正面對峙,梳理清楚,推倒大敘事,然後重組。以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的那套來說,就是讓病人敞開地敘述自己的各種細節,慢慢把原本不願意看的部分端出來。前者是與歷史和解,後者是與自己和解,然後才有辦法像是跨過了一個關卡得以繼續前進。

不過這畢竟是西方/歐洲的狀況,後現代的概念無法完整解釋台灣(或其他非西方)的處境,因為我們沒有西方發展現代的那段歷史,反而用後殖民的角度切入還比較符合。再更近期,前面那些都沒人討論了,全球化成為研究與論述的主流。一部份也是因為與過去和解有其極限,好比味噌溶進熱湯總有再也溶不下更多的時候,而那個時候,一鍋湯也就煮好了,該關火了。(屁啦)

我一直不懂和自己和解是什麼意思,我試了各種方法但一點也沒改善,害我每天都想找人吵架、辯論。並不是為了贏,而只是似乎唯有理智稍微失控的時候,我才有辦法把活生生的東西端出來,把一些很raw、很羞恥、很難受的的過往丟出來。

不過現實生活中並不存在這種機會,我頂多趁著口罩和安全帽裹住我整張臉的通勤路上,把整張臉皺成一團地哭,也不能哭得太大聲以免等紅燈的時候被旁邊的人發現。總之摘下安全帽前得把臉攤平才能示人。

大戰何時要發生?我不知道但等著。
或者不會發生?希望不要,因為我不想這樣死得不明不白。
還是其實已經發生了?

「我是一座廢墟,偶爾忘了這件事的時候我以為我自由了。可是鬼魂還是會回來,看我是否記得他先前住在這裡時,種種努力。比如在把菜上桌前,不斷確認菜裡有沒有說謊的蟲、虛偽的泥土或根本嚐不出味道的農藥。

雨天雨水讓我變成鏡子。到處都在漏水。我看著自己看著鬼魂在裡面,他出不來,但他看著我看著自己。

想大吵大鬧?這裡可是座廢墟。語言在此無效,風已驗證千百遍。」

我想當一個沒有歷史的人但是失敗了。

Advertisements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